www.61214.com
当前位置:主页 > www.61214.com >
图说海外:苏联专家来到中国后一句话就把中国厂长问傻了
发布日期:2019-10-09 16:03   来源:未知   阅读: 次 

  ,资深自干五,带路党天然克星,军迷圈老司机,战忽局北京分舵,中华家第一民间喉舌。

  众所周知,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和苏联的关系十分亲密,而当时苏联作为中国的老大哥,给了我们很多援助,其中上世纪50年代,苏联曾派出大批专家援助中国,据有关数据显示,从1949年至1960年,至少有2万多名苏联专家活跃在我国的各条战线上。苏联专家援华之时,正是我国实施第一个和第二个五年计划之时。

  不可否认,这些苏联专家为我国的建设和发展倾注了大量心血,做出了突出贡献。苏联专家所发挥的作用广为人知,今天讨论的重点是这些苏联专家在中国是如何参与工作以及他们的生活待遇,今天小编为大家揭晓谜底。

  新中国成立前,技术人才和经济建设经验十分缺乏;同时,鉴于当时国际形势和意识形态,向苏联寻求援助无疑是一条重要和快捷的途径。

  1948年,东北局书记就致信斯大林,要求派遣大批经济顾问和专家来华,帮助制定东北恢复国民经济的计划。不过苏联并没有立刻慷慨解囊,因为斯大林还不确定,中共夺取政权后是否会加入社会主义阵营并保证对苏联的忠诚。

  1949年1月至2月期间,苏联派米高扬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委员身份对西柏坡进行秘密访问,了解中共取得政权后对苏联的立场,以及商讨援助的事宜。

  据沈志华的研究,此次会谈中,斯大林了解到:中共取得全国政权已经势在必行;新中国将实行人民民主专政,逐步走向社会主义中共感谢苏联的援助,并愿意接受苏共的领导。而中共领导人特别强调恢复经济需要苏联给予大力帮助。在2月1日的会谈中,周恩来说:“我们想请求苏联给我们派来一些专家和提供制造武器的设备,并派遣一些顾问帮助我们训练部队、建立军事院校和组织包括军事工业在内的后勤工作。”

  最后,在2月4日的会谈中,提出,“中国要联共(布)方面提供全面的援助。需要两位顾问:一位经济顾问,一位财政顾问。”

  米高扬没有给予答复,称还需请示斯大林,并要求中共派代表团到苏联磋商具体事宜。1949年6月率领代表团秘密到莫斯科磋商。此次出访有成果,8月回国时就带回220名苏联高级经济干部和工程师。

  新中国成立后,中苏签订了中苏关于专家问题协定,其中第一条“苏联政府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之请求派遣苏联专家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企业及机构和组织工作。”协议签订后,大批苏联专家开始入华援助。如果说战后苏联向东欧国家派遣顾问是出于控制和渗透的目的,多少有些强加于人,那么,到中国来的苏联顾问和专家,完全是中国政府自己请来的,完全是为了满足中共巩固新政权和发展经济的需要。

  根据1950年中央组织部长陆定一接见苏联驻华代办谢巴耶夫时通报的材料,当时华北有150万党员,其中130万是文盲或半文盲。

  在区委以上领导人员中,近50%没有文化或文化不高。依靠这样一支干部队伍当然是无法对偌大中国进行有效管理的。因此,中共一方面动员各部门干部到苏联学习、参观,一方面聘请大量苏联专家来华协助政府进行管理。

  苏共中央的档案提供了1954年第1季度苏联顾问在华工作范围和地区的证据:当时在中共中央和政府各部委的顾问达403人,这个数字大约占当时在华经济专家人数的1/3,而且其中318人,即3/4以上的顾问集中在北京。这些顾问遍及中共中央和政府所有部门,从安全、军事、情报,到体育、卫生,无所不在。

  在所有援华项目中,军事科技和军工项目是中苏合作的重点领域,尤其是发展导弹、成为重中之重。

  1950年代,导弹的研发是世界性课题,苏联也没早多少年起步,所以苏联的导弹专家与其说是老师,不如说是学长。当时,中苏共同研发东风原型导弹,其依据的样品最初还是R1型,其实是大名鼎鼎的二战德国的V型火箭的复制品。

  苏联在自己也很缺导弹专家的情况下,派人到中国传授技术,从整体设计、材料、燃料到弹头装药、制导、发动机乃至零部件生产工艺,都密切参与,中苏“同志加兄弟”般的友好合作得到完美体现。

  线厂后(就是今天的哈飞),第一时间了解到我国的航空工业几乎处于零的状态,但他们并没有被这些困难吓倒,而是竭尽所能的帮助我们实现零的突破。

  当时来到122厂的苏联总顾问叫布博里克,他为了尽快提高我国研究人员的科研素质和产品的基本质量,几乎每隔一天都要和厂长一起到各个车间现场巡视,遇到问题就现场解决,绝不会拖拖拉拉,保证自己能够掌握生产一线的实际情况。

  在122厂工作期间,苏联专家十分讲究效率,尤其讨厌不负责任的拖拉作风和扯皮现象。对于一些中国人可能引以为常的“可能”“大概”一类不能反映生产准确情况的表述,苏联专家经常是当面批评。而且越是经常闪烁其词,苏联专家越是逼得紧,一点也不给面子。

  有时候,一些苏联专家对中国飞机厂老是在生产时间老开会、开长会很恼火。122厂的总顾问布博里克有一次就当面问中国人:你们开那么多会干什么?哇啦哇啦,讨论什么?为什么工作时间不下车间去了解生产情况,去现场解决问题?国家让你们搞的是工厂,生产飞机,你们不去集中精力完成国家计划,却成天泡在会议之中。在苏联,计划就是法律,你们放下工作去哇啦哇啦开会,能完成计划吗?

  比如,中国的老传统是强调思想政治工作,说服教育为主,命令纪律为辅。但苏联专家强调是“命令为主”“铁的纪律”。当时中国的飞机厂都仿照苏联工厂,召开作业检查会。这种会议苏联专家都会到场,对完不成任务的车间一定严厉批评,对于迟到的科室肯定“罚站”。

  这种军事化的严格管理,让当时中国工厂的车间、科室负责人非常怵头,开会就像上法庭,个个提心吊胆。

  在支援哈飞的苏联专家中,有一位专家特别有名,那就是苏联航空器材供应顾问谢•阿•莫洛斯托夫。这位老专家已经56岁,曾当过苏联红军战士、工人、干部,荣获过三枚奖章,是具有丰富工作经验的管理和物资供应专家。

  一次他到122厂检查了仓库和供应工作,发现122厂对毒品保管不符合要求,就去找当时兼任供应副厂长的总工程师吴道明。见面的第一句话就说:“请问厂长同志,您有几个脑袋?”这一句话把吴道明问傻了。

  库房外保管!如果谁误食一克,就会立刻死亡。假如某个人往井里撒上几克,全厂职工不知要死多少人!”吴副厂长这才知道怎么回事,立即下令采取了有效措施。

  虽然对工作十分严格,但在生活中,莫洛斯托夫却要求非常简单,好几次临时出差,莫洛斯托夫和中国同事乘坐的火车根本就没有餐车,莫洛斯托夫就吃的是列车小卖部剩下的咸鸭蛋等临时解决一下,还经常对中国同事说:吃什么都可以,不吃也无所谓,在苏联战争年代,列宁每天还吃不到一磅面包呢。

  莫洛斯托夫最感人的,就是对中国的尊重和理解。莫洛斯托夫对毛主席非常敬佩,他曾多次讲起毛主席参观莫洛托夫汽车厂的故事,当时见到零件繁多的汽车,曾对总工程师讲:“真够复杂的。”苏联总工程师回答说:“这要和您把六亿人口的国家组织起来相比,就太微不足道了”

  莫洛斯托夫在华工作三年中,对航空工业的供应工作共提了上千条建议,并写了一本18.3万字的成套建议。他每向我们提出一条建议时总是说:这条建议不一定适合中国,你们先试行,发现问题再修改。

  他从来不勉强中国同志执行他的建议。他常讲,在苏联行之有效的经验,在中国不一定能适用,因为我们两国国情不同,人民的性格、习惯、作风不同,中国人办事心平气和,苏联人办事讲拍桌子,有时要拍碎玻璃板。

  1958年夏天,中苏之间因长波电台和联合(潜艇)舰队事件发生争执,翌年6月赫鲁晓夫通知中国暂缓两年向中国提供样品和制造技术。

  1960年7月,苏联又撤回在中国核工业和军工部门的专家,不再履行这一领域的协定。为此,中苏关系开始恶化,中苏关系的恶化使得我国军工业的发展陷入困境,苏联援华的专家全部被撤回,其中包括导弹专家、原子能专家等等。

  不过,苏联专家被撤走,并非专家的意愿,而是国家要求他们必须这样做,以至于当时很多苏联专家都无法理解。国家要他们走,他们必须走,但因为很多专家因为长期在华工作,甚至很多中国技术专家都是学生,感情很深,他们也已经习惯了中国的生活,突然要求撤走,他们也很无奈,临走时很多人相拥在一起哭了起来。曾经的导弹老专家戈申科夫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到。“很多人都痛哭了起来……我或许再也没有哭得那么伤心。”

  许多苏联专家不忍心中国人遭受巨大的损失,想方设法挽回一些损失。苏联专家谢苗诺夫接到马上回国的通知后,拉起中国同事的手说:“走,我们还是去工作吧!我们即使分手也要像朋友那样。”

  米-4飞机专家瓦金斯基归国前,将一套金属旋翼参考资料留给了中国同事。图-16飞机设计师芭兰诺夫则说出了许多苏联专家的心声:“离开这里之前,我要把自己像拧毛巾一样拧得干干净净,将我所知道的都留给你们。”

  担任东风导弹燃料工程研发的苏联专家波哥丹诺夫,连夜把许多重要的数据、公式等机密资料写满一个笔记本,临别时郑重塞进和他朝夕相处的中国同事手中,并深情告别:“我相信,你们一定会赶超我们的。因为你们的事业是伟大的。原谅我的离去,等待中苏关系恢复正常,我会再次回来和你们一起工作。”

  虽然苏联专家撤走给了中国工业一次巨大的打击,但就算如此,我们也取得了远超常人想象的进步。

  据统计,中苏友好时期,苏联援华建设156个大型项目价值高达94亿卢布,约占1959年苏联国民收入7%。向中国提供31440套设计文件,3709套基本建设方案,12410套机器和设备草图2970套技术文件,11404套部门技术文件。这些资料仅收取复印费!

  此外还有4261个教学大纲,4587项工业制品的国家标准,还以优惠价格为中国设计制造了211个仪器、设施和设备样品。有很多大型机器,苏联只造了两台,他们一台,我们一台。

  正因为这种援助力度,才会让我们中国创下近代工业史以来的一个奇迹,那就是仅仅只用了五年,我们便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农业国变成一个能造飞机坦克的工业国,而同样达到这一成就的,英国用了50年,德国用了35年,苏联用了20年.......

  今天,虽然苏联老大哥已经不在了,虽然我们曾因为某些事分道扬镳,但无论如何,他也是我们的老大哥,也是我们最好的老师。

  正值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小编在这里表示,请苏联老大哥放心,俺们一定会再接再厉,将这红旗永远传承下去!

  素材来源:铁血论坛、国家人文历史、风闻社区、口述民间历史、征文历史、炎黄春秋